在飽受驚嚇和威脅後的一個小時,
因為我一句"我連看都不敢看",
某人才終於憋不住的大笑到哭或是哭到笑了出來。

儘管我連看都不敢看的東西只是一顆滾到桌子底下的小皮球。

在這一個小時之內,
我們都故作鎮定,
試圖用自己最堅強最冷靜最理性的聲音,
隱藏在裡面那顆震得嘎吱作響的易碎玻璃心。

然後,又為了不讓人發現那顆脆弱的玻璃心,
我們拿出了最強硬卻也有些無情的態度來面對有可能帶來傷害的人。

雖然那個人看起來好像要哭著帶著行李去自殺,
而我們也需要靠穿上hoodie來給自己虛有的安全感,
但我們都只是想要保護自己而已。

這是第一次,我為了保護自己,學會對別人殘忍,
我壓下再次氾濫的慈悲心,捨棄再次輕易相信良善的天真,
必須得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,
別因為看到他人的楚楚可憐,就又給自己一百萬個不方便和不安全,
我們只是在捍衛自己的權利,我們只是在保護自己,
我們沒有錯,我們沒有錯,我們沒有錯。

大概就在我築起層層防護網的同時也傷害了那個人,
或許那個人也一個人在異鄉,也在今晚之前曾相信人的良善,
但我只能考慮的是我自己易碎的玻璃心,他的玻璃心碎裂了我看不見也聽不清。

然後我還強迫自己不去在意。

就在他即將離開的那一秒,我又不小心動了不必要的惻隱之心,
不禁開始想著,是不是每個放膽傷害別人的人,都只是為了隱藏內心那個易碎的自己,

沒有人能告訴我,連我都覺得我又再幫人找合理化的藉口。

但我還不夠高招,剛開始練習我只做得到"我就是要對你殘忍",
至於"雖然我對你殘忍,但我還是會讓你覺得我是好人"的進階版,
目前的我還玩不來。

但是玩不來不代表不會看,
我不是笨蛋我只是反應慢,
我不是記性差我只是不計較,
我不是想原諒我只是心太軟,
然後我就這樣被當成了好哄騙的傻呆。

至於不想點破,只是單純因為過了時效性,以及心寒和人懶。

希望把脆弱的玻璃心變成強化玻璃不會有時效性的問題,
我有三個月的時間訓練自己,
當有一天那顆脆弱的玻璃心變成強化玻璃,
我就再也不需要築起層層高牆來守護它,
也不會不小心把想跟我一起保護它的人擋在牆外。

不過強化玻璃也是需要handle with care,
而我相信願意handle with care的人一定也能看見那朵清新的茉莉花。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世界的中心

tien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