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/6,在英國的日子滿一年了。
這一年來,
發生了好多大大小小的事,
遇見了許多形形色色的人。
若真的要仔細算的話,
我想這一年我遇到的人類品種大概比我前面23年遇過的加起來還要多。

怪人,不正常的人,
最近走在路上常常會有這種感覺,
不知道是不是有個"後藝術節症候群",
還是其實是我們得了"後碩士生症候群"。

我們開始會用"這個國家"來指英國,
"這個國家的人"、"在這個國家遇到的人"。

在愛丁堡沒深刻體驗達爾文的進化論,
倒是學到了生物的確富有多樣性。

而某些物種到底是如何進化成現在這個樣子的依舊是個謎。

Olivia說,
老是覺得身邊有這麼多不正常的人,
但會不會不正常的其實是我們?

我們活在一個我們覺得是正常的小世界裡,
從這個世界看出去,外面的人奇形怪狀不正經不正常,
我想外面世界的人大概也是用這個角度在看我們,
就像歪斜的兩條線怎麼看對方就是不直不正找不到交集。

或許不正常的人真的是我們。

但這幾天,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這麼正常過,
因為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。

然後我在正常人的世界,看著身邊的其他人,
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。

大概是看的角度太微觀了,
如果能再把自己拉遠一點,
那些正常的不正常的進化的退化的,
也許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然後也因為把自己抽離,所以能冷眼旁觀這一切。
也能夠因為看累了,不聲不響的閉上雙眼。
或是乾脆買張機票遠走高飛。

現在最不正常的,就是返鄉機票單程五百多鎊。

創作者介紹

世界的中心

tien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